(未開麥克風)的時候可能還是有一些開放性的一個概念啦就是說,我大概基本上回應部長談到的一個概念就是說,我同意部長的看法就是說,這個部分到底誰來決定?這個部分其實有一些模糊地帶,或者說這個決定一下去,我覺得還是不能夠說服我,因為他沒有一個具體的個案或者是調查說,哪一種會是比較好,所以這個部分……有些部分其實會置在事情的階段,那麼如果說能夠在這個文字裡面,也有一些類似開放就是說,欸我們是不是在某種程度做一個檢討或者做一個調整,這樣可能會比較符合,因為我們講人事制度到最後,我們談的其實比較是關注在這個檢察官或者法官他們的滿意度,而不是在他的工作表現,那除非有一個比較具體的實證資料,那不然其實這些部分,就像我之前談的,我們都在方法上一直在那邊討論、在那邊著墨,那大不如說我大概同意就讓法務部這邊有比較大的這個自主權,但是呢,也有一個這個調整的一個監督的一個透明的機制在後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