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林委員,早上提出來我也是剛剛緊急在思考,那我自己個人先提一下,因為現在提的大概是說,裡面有兩種委員會啦,我的理解一個就是說在這個主任……我們講白一點就主任檢察官連任這個事情上面,是不是應該加入外部委員?另外一個就是說,書類、試署、候補這是過了這一段,要加入外部委員,所以這個就沒有問題?

好,那就前一個我個人現在是有點保留啦,為什麼?我提一下我們現在情況,目前大部分的主任檢察官,幾乎阿全部都是連任。幾乎都是四年加四年,所以嚴格而言,我覺得它的問題可能,以我們檢察官群體在談的時候,比較不是在於有沒有外部委員啦,而是在於說到底有沒有實質去發揮一個……這個功能,那麼如果說今天想要利用某一種制度,而導致說主任檢察官可以達到一種篩選的……就是說不一定會全部連任的這樣的一種效果,是不是一定是通過外部委員?我是有一點疑慮啦。因為,我們現在第一個就是說,假設未來我們的這個主任檢察官的……會以票選為原則的話,他本來就會有一定的任期,而他的任期可能也會經過未來就是部長這邊的研議,未必一定是四年。然後他可能會因為這個……選的方式那他自己就……本來就必須要通過下一次的這個……的表現,才會再進入下一次的連任嘛。等於說是一個……選拔方式,那在這個前提下其實就跟這個有點脫鉤啦。

那第二個就是說,如果未來的制度也沒有改,那我們用外部委員的方式進來的話,因為這樣子的一種委員會,其實它是比較屬於一種負面表列的,也就是說,我是以淘汰的方式,那麼外部委員進來,可能他會變成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力量,也就是,他覺得說這個人有問題的話,很有可能他就很容易直接砍掉誰,那我的想像中啦,因為我不太知道實際上會怎麼樣,但我想像中就是說,一兩個外部委員很有可能會掌握非常重大的一個影響力,因為他等於是以採取否決權的型態阿。

那是不是很有可能會導致外部委員又真的會進入到一個檢察辦案的一種實際……那剛剛你提的都是庭長喔,比較屬於行政職,那我們主任檢察官其實是比較屬於偵辦型的,所以這一點我其實是有一點疑慮喔,所以可能比較是保留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