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好,律師公會全聯會報告。那我這邊針對律師懲戒評鑑制度跟主管機關的部分來報告,報告的時間是5分鐘。第一個是關於律師懲戒制度的部分,目前律師法的律師懲戒制度是規定到39條到44條。那有包括懲戒事由、移送機關等等。目前的懲戒處分項目有分成4種,包括警告、申誡、停止執行職務兩年以下,然後還有可以把他除名。現在懲戒程序,另外訂有一個律師懲戒規則,懲戒的部分,現在是在高等法院跟最高法院,我們設有律師懲戒的委員會跟複審委員會,那這個懲戒的效力,依照大法官會議解釋378號,他認為說這個是屬於職業懲戒法庭,一個終審職業懲戒法庭的性質,所以如果懲戒之後,就不能再提訴願了,就確定了,如果除名就確定不能再提訴願,將來這個律師懲戒規定的部分,目前律師法有周春米跟尤美女兩位委員的版本,這兩個版本在律師法的部分,雙方並沒有什麼差距。但是在懲戒處分部分,我們又新增了兩部分,除了這個剛才講的警告、申誡、停止執行職務跟除名以外,另外有增加要自費接受額外的律師倫理課程。那周春米委員版本有增加向公庫支付一定金額的罰金,這個是將來律師懲戒的部分。所以將來律師懲戒部分會比現在律師懲戒更完整,規定也更嚴格。

那第二個部分是報告律師評鑑制度的部分,那律師評鑑制度的部分,第一個我們在律師公會全聯會的討論是認為說這一部分,全聯會是採取開放的態度。但是要怎麼評鑑是用何來進行評鑑這一部分,我們是比較關心,那我們如果是在個案部分,是由承辦案件的法官或是檢察官來進行評鑑的話,是不是在各個案件的這個辯護或是主張會有一些遭到限縮的部分,我們會比較憂慮,那如果是要由民間團體來進行評鑑的話,那是要進行法庭觀察,還是事後要調卷,這個將要怎麼進行的部分,我們認為還要再討論。而且要進行的這個評鑑有哪一些項目,這個是有辦法全面來做評鑑,這個要如何來進行,我們認為是有疑慮。再來是說,在評鑑的目的部分,我們舉出兩個例子。

就是目前有律師評鑑的部分,第一個是法律扶助法,法律扶助法在26條他有規定說,若律師沒有忠實執行職務等等,這些項目的話,是可以送律師評鑑,律師評鑑認為說,有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的話,是可以送懲戒。那這個部分是因為我們認為說法扶本身就是派案單位,他對於派案有派案後續的追蹤權利;第二個是在司法院個案的部分,對律師有做這個評鑑,這個部分有做完評鑑之後,他的目的不是要送懲戒,而是在將來律師要轉任法官的部分,做為這個參考資料。所以這個目的的部分,我們認為如果說有這樣特殊目的以外,其他評鑑部分目的是要幫一般民眾來篩選律師還是怎麼樣的話,他的目的在哪裡?那司改會在之前有曾經推動所謂律師評鑑的這個制度的推動。他認為說,因為到底是不是要讓民眾有知的權利,知道哪一些律師是好的跟不好的。

那我們有舉出兩個例子。第一個在目前的評律網,評律網的部分,他是擷取司法院網站的資料,把律師他承辦案件跟法官做一個詳細的交叉分析。所以幾乎民眾在評律網上面可以對律師有一定的評價,可以看到資料;那第二個是目前律師懲戒制度的部分,在行政院公報是可以查詢的到。但是將來在律師法的部分,我們認為這樣不夠,律師法我們是要求在新法的135條裡面,認為應該由法務部就這個律師懲戒的事項,必須要去做公布;但是公布的部分是,你只要是停止執行職務是永久公布,那如果是其他申誡或懲戒的話是5年內必須要做公布,讓民眾他知道說,到底有那些律師曾經受過懲戒的處分。

那最後一部分,我們提到說其他專門職業技術的部份,就我們現在了解醫師、會計師跟建築師,目前並沒有律師的評鑑制度。那外國的部分是說,德國、美國跟日本部分,我們是問他現行執業律師,他們並沒有律師評鑑,他們認為說這所謂評鑑就是由市場來機制,自己去決定嘛,民眾你認為說有需要的話,去市場機制決定你要不要請這個律師;最後一個部分是主管機關的部分,目前律師法的人民團體主管機關是內政部,那目的事業主關機關是法務部,那新律師法草案部分,周委員部分還是法務部,那尤委員的部分,變成是由司法院,但是司法院上次在立法院開會他們已經表明說,司法院不希望做這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因為已經要審判機關化,所以不要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那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