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來講比較清楚,就是說我們因為剛剛這個林委員有提到說,在連任的部分,如果都是靠現在的比較類似首長類的,可能會向權力靠攏這件事情,可能我們就提出一個澄清啦,其實是不會有這種狀況,因為我們現在的這個連任制度,其實具體的做法,我們的法務部檢察司都會發問卷,然後給全國的檢察官,然後用匿名的方式來提說,你覺得哪一個主任適不適任?提上去以後他都是匿名的,然後到了委員會以後,他們就從真的有負面評價的,他們就會做檢討,所以在那邊檢討的時候,他們就會去開會。

那所以說其實這一塊是大概運作是這樣,那我個人是剛剛是通過這樣的討論,我只能說我代表我個人自己,就是說在這樣的一個討論,如果在現行的制度下,我們沒有考慮到票選有沒有初任、連任的問題的話,那我個人會覺得如果在這個委員會裡面有一些像這個法官,譬如說像法官,我覺得有些法官可能他們自己在開庭的時候,或者他們在收受起訴書類,他們可能對於某一些檢察官或主任檢察官有一些想法,那帶入一些聲音,我個人是覺得可以,那如果學者專家或律師代表,這邊我個人的意見是表示開放,那其他部長或任何人,我就沒有辦法代表他們的想法,我只能這樣說,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