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案子,其實是很難得林法官跟陳檢察官有共識的案子。那在這個部份我是有一個建議,就是我覺得陳檢察官提的這個東西,沒有把指揮的內容做一個匡列;那林法官的部分是有,就是將監督權、職務收取權跟職務移轉權這個事情把它明列出來。因為指揮監督它可能會有很多樣態,那是不是我們應該把它具體匡列在這三個事項上面?那我覺得後面的部分,大家在談的是,應該是說他如果沒有用書面,我們是要把這件事情成為可以送評鑑的一個理由嗎?其實重點是這樣,所以我覺得應該是把它寫成說,違反者應成為送個案評鑑之要件或者是理由,或者是什麼的,這個部分大家等一下可以再討論看看。

那至於我覺得違反者……就是像陳檢察官提到的,違反者應送個案評鑑,或者是檢察官應請求,在整個發動上面我覺得一定是那個受……沒有受書面指示的這個檢察官要去發動這件事情,理論上是這樣,要不然其他人不會知道有發生這件事情,一定是要有一個發動者。所以我覺得應該是看,我們現在就是說這個人要怎麼發動的部分。那這個……所以到底違反者應送個案評鑑,這個陳檢察官那個說法也沒有錯,因為一定是那個被指揮的人,他要去發動這件事情,倒是不用寫到那麼清楚。所以我是建議把那個……具體建議就是把那個應受書面、應附書面理由,把它限縮在,是不是限縮在指揮監督權、職務收取權或職務移轉權等的這樣一個範圍裡面?那最後的部分就是把檢察官應請求部分,把它弄成陳檢察官的一些寫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