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個問題,實在是太大了啦,那我只有三分鐘,真的是很為難。那因為首先我先提一個就是說,以林委員這邊來講就是說強制處分、法官保留,OK,這是一個大前提,這很好。但我先講就是說,如果以限制出境這件事來說,因為我們實務上在辦案,很多為什麼今天會有這個事情,是因為像譬如說,我們常常一收案子,常常有那種詐欺吸金的,很快就要跑。那我們先回來看,其實依照我國的法律,它是不是法官保留?跟限制出境是不是一個強制處分?是不是必然?其實未必。像限制出境它在稅捐稽徵法二十四條也有,在入出國移民法第六條也有,在行政執行法十七條限制住居類似也有。也就是說,它並不是一個當然的前提事項,這個是我先做一個澄清。那我可以理解就是說,林委員為什麼會去提,因為確實曾經有人,就是說我們大家都出國就到了機場的時候,全家要去坐郵輪,結果就被攔下來,那小孩上了船,我不能上去,那這很淒慘。

那其實關鍵是什麼?關鍵不一定是事前而已,我覺得關鍵是什麼?是兩個事,一個是通知。就是說他應該要能夠被知道說,我被限制出境這件事情是重要的,如果我被知道我當然要去。第二個就救濟,我認為這兩個事情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說,並不一定說限制出境就一定連接法官保留,這我要強調。那我倒是覺得說,限制出境的部分可以從通知、事前通知,或他可以去查詢,接著讓他去評估說他要出國或他趕快去救濟,而改成供擔保的方法,那這一點我是第一個。

那第二個像譬如說,時間真的很短,像李委員提到這個侵入性檢查,像這個其實在我們實務上,像我曾經投書寫一篇就是拒絕酒測罪,我談兩種情況:一個就是,現在就是我們國家很多的人酒駕,他就是拒絕酒測,他最划算,因為他拒絕酒測的話,反正他就不要吹氣,然後呢就是罰九萬塊紅單,那我們有沒有辦法給他做處理?沒有辦法,我們有沒有辦法逮捕他?我們也沒辦法……好,那這個,你說法官保留,我們現在鑑定,找檢察官、找法官,三更半夜要找法官。吸毒者、毒品的人的話,他除了說是這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