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好,對不起。就是說吸毒者還有調驗的人口、保護管束,就是說有很多的狀況。那其實還有一點,就是我跟林法官有一次上那個廣播節目,他還提到具保,我也談一下,因為他有提到具保,很快我把它講完。其實像具保,現在我自己以內勤檢察官來講,林法官也認為說具保也不應該,也應該給法院。其實嚴格講,限制住居依他的理論可能要給法院。我這個內勤的時候,百分之九十的案件其實都是交保。交保以後他們大概也就是在那邊休息四小時,籌保金或者是睡覺,等一下大概就讓他這個籌不出來,我就檢察官決定要聲押或者是要這個就讓他回去了。那這個數量很大,如果說我們今天用這麼大的一個題目來談,我今天具保的案件其實全部都要送法院。

那現在修法以後,法院的法官晚上還不開庭,要他隔夜,如果僅僅為了讓他那三到四小時,就是能夠為了能夠法官保留,我們為了要保障人權,結果那樣的結果會讓他本來三、四小時就出去,現在變成到法院多住一個晚上,這個還加上強制辯護。我覺得這個就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所以在現在這樣一個很大的框架下,我認為他必須要一個一個去檢視,真的我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去做出一個……這真的是會很有爭議的一種結論,我是真的是很……因為這東西這麼大,然後它裡面包含了這個好多種,對不起,我就超過一點時間,只能很快速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