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覺得那個法官真的是亂羈押,那可是目前機制上就是沒有被檢討,所以我也同意這個要去檢討。不過我想我們這樣討論應該慢慢有一個共識說權力分立、制衡這件事情。

那剛剛林達委員提的那個,我上次在廣播節目就跟他辯論過啦,你不能說用事後救濟來解決啊,那如果這樣講的話,我們羈押也可以先人把他押了,然後再讓他去事後救濟啊,所以這個不應該成為理由啦,我們還是覺得說球員不要兼裁判。那基本上我必須講,我之前的那個PPT簡報給各位看,魏揚是主嫌,結果他無保請回了,然後呢、反而其他那些被認為是扮演比較不重要角色的,反而都被檢察官限制出境或者是具保。

剛剛林達說,全國一年有十三萬多件他們那個內勤的案子,我必須講,我常常在看報紙,我就覺得這種怎麼會限制出境呢?這個怎麼會要交保咧?這個看起來就是……我們所謂的交保、限制出境、限制住居,這一些都是屬於羈押的替代處分,它前提要件是它必須符合101條的要件,可是我們檢察官真的普遍濫用,其實沒有那麼多案子,我可以相信說檢察官目前給人家限制住居、出境的,大概有七、八成到法院來這邊大概都……根本都不會做任何強制處分。我們現在只要說,啊!這個人有犯罪嫌疑,那檢察官就給他交保,事實上有犯罪嫌疑跟該不該交保這是兩件事情啊,你除非他有逃亡啊、串證才會有強制處分的問題啊!所以我們剛剛講的十三萬多件,哇!那我們有多少案件真的都被檢察官給……很多人民就這樣無緣無故被限制出境、被具保,然後等等的,這個真的是要回到基本的原則,就是權力分立制衡,檢察官不應該扮演法官的角色。那剛剛那個陳瑞仁檢察官提的那個,第一句話刪掉我同意,就是檢察官不是法官,在這裡不用再去提了,後面那些我希望各位支持,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