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強制處分權,因為它種類也不少,那到底在學說上哪些要絕對法官保留,哪些不用法官保留,其實學說上都有分歧啦,也很分歧,那立法例上其實也分歧。那我倒是覺得說,林孟皇法官的那個,比較檢討性的是可以採行,但是如果各細節,比如說那個李委員提到的,連一般拘提都不准喔,因為我們雖然說限制人民的權利,必須要符合憲法上的規定,那但是目前也沒有憲法……大法官也沒有從來針對說檢察官的一般拘提是違憲的。那我為什麼這樣講,因為我們在立法政策上,我們還是要考慮到那個法益的侵害的平衡,那是不是有必要連一般性的拘提,一般性的拘提也是偵查中的案件多多啊!現在各個法院啊,大法院啊,都有依照這個最近的這個修法,強制處分庭,以台中為例,就五位法官,他們輪白班、夜班、六日班,都五位他們去輪流,如果連一般的拘提都要法官審核,那法院運作鐵定會垮。法官……我來開會之前,法官認為說,如果全面性的這樣實施,一定會癱瘓,那是部分法官的意見啦。

所以我倒是認為說,從整體的評估,就是林孟皇法官的那個議案,整體去評估,然後把每一個處分權的強度,然後去決定說,哪些是要法官保留,哪些是不需要法官保留,重新利用這次國是會議,我們再給主管機關一次檢討的機會,然後我們再決定說,整個國家成本還要付出多少,來去衡平,要不然沒辦法推動的東西,這個政策再好也沒有用啊,我的意見是這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