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剛剛一些委員的回應喔,像剛剛因為張委員特別對我們檢察官這邊有滿嚴厲的這個指教喔,還是回應一下,因為剛剛她提到說這個沒有開檢察官會議,這一點其實一定要澄清,以那個北檢的事務分配,其實這幾年全部都是要檢察官會議去表決的啦,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剛剛那一題我有贊成,因為我們北檢是這麼做的啦。

那麼書面指令這件事情,剛剛那個張委員可能也誤解了,認為說都沒有在做,其實是有啊,只是說這個書面的型態是什麼?那另外剛剛就是說,比如說尤委員有提到這個遇到說檢察官、法官真的當庭脫褲子,這個是很嚴重,沒有錯,我個人倒是覺得說,像這樣的行為啊,其實這個……如果說被告他自己同意,那是另當別論啦。那如果說被告根本就不同意而竟然可以這樣做的話,那當然就可能就會構成送評鑑的事由,我認為是這樣。如果說要進行……那因為我們今天在討論的時候,又因為我們剛剛李委員他提的只是侵入性檢查,像這一點我也覺得,就是說檢查這件事情又是一個很困擾的問題,所以為什麼我剛剛只說吸毒是抽血,那個酒駕是含那個……就是要插入口腔,那否則的話,其實檢查這件事情,本身就是相對抽象的一個問題。像譬如說我們現在為了驗毒,我就拔毛髮,拔毛髮算不算是?就是說他其實真的很細喔。那而且剛剛譬如說提檢察官會濫權,那法官也濫權啊,那給法官,法官照幹不誤喔。就是說,我覺得這個是人確實就會濫權沒有錯,這個是……

那這個剛剛,我主要要回應我們林委員,林孟皇法官喔,他提到說這個具保,好像他有點說,哇賽!就是說竟然原來有十三萬人被我們檢察官這個給這麼多,給具保啊、限制出境,好像我們很那個……我提一下喔,像我們內勤檢察官,而且以桃園地檢署是全國最辛苦的,如果說今天把具保都丟給法院的話,我相信桃園地檢署放鞭炮放得很大串,那桃園地院的法官,我覺得他們強制處分專庭,真的廢掉,全部法官都要下來輪啦。那為什麼……我為什麼講這個,因為具保這件事情喔,目前實務上面,大量的案件到地檢署以後,我們檢察官大概是百分之九十是真的都讓他具保,那四小時內其實他……很多人他其實很窮,我有保過一兩千塊錢,甚至都是飭回的,這些人其實最後如果都要送法院的話,我剛剛有提過,真的會讓……就是真的是十幾萬人要到法院去了啦,我沒有開玩笑的。那我也認為法官不能說,欸我書面審理啊,因為我們檢察官基本上就是人別訊問、直接審理,你才能夠去確認說這個人到底是什麼狀態,那這一點我一定要去提一下,好,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