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再多嘴一下,剛剛李委員說可能有一種論調說,這檢察官也濫權、法官也濫權,所以檢察官自己做……對不起我真的,如果誤解成那樣,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就是說,檢察官會濫權、法官如果也濫權,應該是送評鑑啦,我的意思是這樣。

那關於尤律師提到德國的,對不起……因為他提法條,我其實是有準備,因為這邊是有德國刑事訴訟法,它的規定是在這個德國刑事訴訟法163條A的第三項,那它是準用133到136A,那因為我們一般……可能啦,就是說我們一般人會直接看法官是133那邊,就忘記看到檢察官163A那邊,那那邊其實是全部準用的,這邊只是……對不起我就是稍微……剛剛他有提問。

那關於案量大這件事,其實我倒不是說因為法官那邊會累垮這件事,而是我覺得有的時候會愛之適足以害之啦。因為如果說真的是以……假設就是以具保來講,目前我們在我們地檢署是等待四小時候保,如果說他籌不到的話,其實大量、幾乎百分之九十七,其實就是降保或是回家了,那麼可能只有百分之三,檢察官就是跟他賭上了,那就聲押;那換句話說,大概在三到四小時內,也就是都在這二十四小時之內,他都會離開了。但如果說今天為了……就是說這樣的一個保障人權的一個,真的是一個很棒的理念,可是實際上操作的結果,卻導致他必須全部都再到法院去等待,那麼這段的期間,依照現在又修法、又說他們又要在那邊過夜,那這樣大量的一個排隊的狀態。

那麼事實上日本也是類似這樣,日本其實就是全部送法院了啦,老實講,那事實上日本在法院的羈押率,其實也相對比我國似乎還要高一點,因為統計計算很難計算,但他們的概念其實就是這樣。那我要提的就是說,在一個標準法律的一個理論框架下,在實務運作上,我們可能還是得仔細去細看它,那我們會比較有道理……免得說我們如果去做出一個比較明確的決議的話,有可能導致一個非常……反而是害到某些人權保障,因為可能很多的人都反而必須在法院去等待,這樣子的情況,我是做這樣子的提醒而已,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