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一個例子不知道恰不恰當啦,因為一種是病人、一種是壞人嘛。其實精神衛生法,在上一波修法之後,對於有自傷或傷人之虞的嚴重精神疾病患者的強制治療有非常明顯的不一樣,因為以往一年大概有一千件,那修法之後變成程序比較嚴格,現在只剩一年不到兩百件,所以對於醫生來講,本身也會做自我審查,就是不需要的其實就不會有這種比較違反人權的一些限制,那這是一個提醒,剛剛大家在講具保的問題,是不是也有可能會有類似的效果。

那第二個我想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具保的部分是不是也在那個……李教授有提到,這裡只有提到拘提跟限制出境,那具保這件事情是不是也是檢察官權限之一。第二個問題我想請問的是,緊急跟……在法律的層面上,緊急跟一般的差別到底是什麼,這個部分能不能有人簡單說明一下?

那第三個問題我想問的是,關於那個李教授有提到,偵查中的這個部分,偵查中的這些東西有沒有可能在一些程序上做一些人權的保障?而不是說這些東西都要法院去聲請許可,將來其實,我是比較同意是說,有些情況,是在檢察官辦案的過程會需要緊急、要趕快去面對的事情,譬如來講,像有些加害人他可能有,假設性侵害的加害,他不見得是看生殖器,他有可能是有刺青或者是有什麼的東西,馬上看其實就,可能很快要解決,但是在這種狀況下,如果說他又,我們把他限制不行,所以他又要法官那邊同意,會造成偵查上的一些困擾啦。那這裡當然是指被告,因為像被害的部分如果他去聲請,像現在如果要進入,有一些侵入性的部分,其實他有醫療法限制,他有醫療法限制他,有另外一個法律來限制,像目前被害人要做那個,證物的採證啊等等,都有婦產科醫師去處理。那這個部分是不是能夠在一些行政程序上去加強,就能夠解決這個侵害人權的問題,這個是我的另外一個問題啦,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