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這個因為我是時間是真的不行,但是我還是當然我知道這個可能有點冒犯,我還是提一下議啦,就是說有沒有說一定要把所有的議題討論完,好像也沒有一定嘛。那因為說真的,我們本組其實真正比較大家對抗性或者是對立性比較強的,所謂比較敏感的議題大概也就檢察官的議題,也就結束了啦。那剩下的好像是律師議題嘛,那就我的意思是說如果這個是不是有一定要把他開完啦?那如果說就說有好像也有不少人不行,那如果說也沒有,那我記得我們之前好像也有決議說不加開啦。那如果說真的也沒有說一定要,是不是大家也可以考慮一下,因為也蠻辛苦的。那其實我看其他組可能有些也討論不完。就我只是做這個提議啦,就是說如果也沒有說一定的話,那大部分的人都有些人可以有些人不行,那對於不行來的也不只是我,好像也就會變成可能有些人也沒辦法表示他的意見。那後面的議題可能就是剛剛像那個律師公會跟台北律師公會他們也都有報告嘛。那我看當然有些東西也可以譬如說,它的爭議性也許也不是那麼大,感覺起來啦。就是說是不是如果說在場的人,有些想法也可以看看覺得如果說就院部他們去研究一下,那後面就看交給籌委會也不失一個方法。對不起,我簡單提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