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理解就是尤律師跟這個張委員的想法喔!不過我還是提程序方面的問題啊!就是說因為當初17票去表決同意,我覺得不管任何議案,因為它的文字其實當時是被表決下來的,那麼就是說不管今天的原意如何,或者說我們今天在場的人想要怎麼樣去做一個論述,其實實質上如果說要去做一個新的決議文字的話,它等同於重新去提起一個議案,那重新提起議案就等於是一個附議的程序了。那當初的那個決議文字,它已經被通過,也就被釘在那個會議紀錄裡面,那今天如果我們要一起來決定要不要去修改這個文字?等於說現在是不是要有一個人去提一個案呢?然後呢,我們就來決定說要不要去變動這個文字,我覺得是一個很實際的一個情況,所以我無意再去討論這個啦!就是說如果大家同意就,我們乾脆也不要預擬結論,因為其實其他文字都一樣,那如果說一定要這樣堅持,我真的礙難同意啦!

因為我們必須尊重今天很多的委員沒有來,我真的也不想要花時間在這個議題上面打轉,說真的我是誠摯的……也呼籲說我們……如果說今天就因為說……我相信林法官他也不是故意啦!可能就他的理解是這樣,但他如果這樣弄下去的話,最後如果說文字不一樣,我本人就不能同意,那在場今天有很多當初17票裡面贊成那個文字的人,他說:誒?我是在某一種前提下,我贊成那樣的文字。那後來他又不同意,那這個決議到時候在總結會議上又具有什麼樣的一種效果?這個是我再次提醒大家,就是說它是一個程序上面應該要尊重的一個事情,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