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今天的題目因為可能被切得比較零散,讓我們很難宏觀的來討論喔!那但是我們還是可以這樣子來思考一下,就是緩起訴或不起訴處分,其實我們今天有一個大的方向,包含起訴我們都要好好的監督他。那麼剛剛像賴法官提的喔!我也是一直在思考,就是今天的這個題目其實方向非常的……有點凌亂啦!因為譬如說我們要監督他,但是我們在某種程度其實是放寬檢察官的裁量權,那麼這種放寬其實……事實上緩起訴處分,我也曾經聽過好多律師私底下跟我抱怨,他說你們檢察官喔!很奇怪,就是說有的案件喔!特別像那個政府採購法的那種圍標招標案件,那緩起訴處分金喔!就是說落差很大。

那麼其實我會覺得說檢察官在做緩起訴處分喔!少做其實有很多現實上的因素啦!可能就像部長講的法社會學,其實最大的難題在於告訴人不願意同意啊!那在我們檢察官這邊不管再怎麼勸,其實像我自己個人,我們常常辦案一直在勸和解喔!但是就是勸不成,可是你不和解其實就是不可能緩起訴,結果一起訴到法院,第一庭就和解。檢察官也很氣,因為我們很努力的在勸導,結果他就是不鳥我們喔!我講這個真的很現實,而且所有檢察官都有很深的體會,如果能結,大部分檢察官其實不會那麼喜歡起訴,這個是真的是必須提一下。

那剛剛談回來就是說,林法官提的制度其實他確實是一個很全面的,因為他後面還提到這個緩起訴,如果裁量權給它放得很大喔!連殺人罪搞不好都可以的話,首先可能要想到大家對檢察官這個裁量權放這麼大,那如何監督?這是我們今天一個重點之一嘛!那監督的部分的話是給法院,那這一點我其實是蠻覺得很有需要喔!在這邊要聽聽司法院的意見啦!因為我覺得這個案量其實也是相當的可觀喔!這是我個人一個提議啦!就是說,或者當然大家覺得司法院代表有沒有必要?就至少可以聽聽看他們現實上的一些想法,這個是就這個部分,我可能先提一下而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