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剛剛賴法官提到的,你這個問題是出現在這裡,就是說將來如果,不是只有再議的問題而已,因為再議他還可以請求這個審判,那如果將來法院判決的結果,會支持檢察官那這個問題就更複雜。也就是我們到底最後有沒有後控機制,這個其實才是,你一開始就要去做這些很難去具體操作的這種文字的這種規定,我是沒有什麼特別意見,你們想怎麼訂我沒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