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建議我那個原來的一喔!第一頁的那個大一的那個二啊,二的部分就是不起訴、緩起訴不再有實質確定力這件事情,應該要放到這裡來一併討論,那我的主張是我們目前的檢察,基本上我對於檢察官的不起訴的信賴高於對檢察官的起訴,因為我們目前國家的制度設計上呢,它的不起訴有所謂的實質確定力。它的意思就是相當於無罪判決,基本上是不能被挑戰的,所以我們目前檢察體系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處理不起訴這件事情,包括它那個不起訴處分書寫得非常詳盡,那我覺得基本上不起訴就是認為這個人沒有構成犯罪嫌疑嘛!那沒有構成犯罪嫌疑已經經過一次檢察體系、檢察資源的,人民已經經過這樣一個使用了,那它又不是判有罪,既然是不起訴,那原則上就了了,就該結束了。那只是說你民眾如果還是有不服,我們要給他一個機制,那那個是後面那個檢審會的問題。

那所以我的原則上的想法是說,不起訴處分原則上就不再有實質確定力,不應該讓檢察體系再花那麼多的時間在處理不起訴處分書以及再議制度都應該要廢除,那再議制度廢除的意思就是說,高檢署就不用再花那麼多的人力在處理這個議案。所以我的這個廢除再議制度如果能夠通過,我的預期喔!高檢署應該要有一百個人以上要回到地檢署去強化辦案,所以我剛剛才會跟邱部長說,我們的提案其實是,我們沒有增加人力,可是確實讓檢察官更把重心放在犯罪追訴,那不需要再去處理那個再議。因為基本上就如同我講的,都已經被……檢察官基本上是可以被信賴的,原則上如果不起訴了,只有在例外的情況下應該再起,像我們的所謂的仿效的國家,日本跟德國,原則上都沒有再議制度,那我們台灣是很畸形,就是說,哇,要判要給一個人呢認定他不構成犯罪,要花非常多的人力資源,要反覆再三的一直弄再議來解決,所以我是建議各位委員能夠支持廢除再議制度,同時讓檢察官的緩起訴、不起訴沒有實質確定力,如果以後有什麼新事證能夠提出的時候,看再來去處理,這是大概基本的一個構想,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