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的方面我可以幫忙提一下,就是說關於限制發回兩次跟是不是像林委員講的徹底廢掉喔!這點其實是一個很政策選擇的問題啦!因為再議有沒有發揮功能?事實上當然是有,因為我們也知道有些案件,其實我們告訴人提了以後被檢察官不起訴,結果後來經過偵續以後還是有一些案件,其實又發現了真正應該起訴的情況,我相信即使是很多的律師,他也都有這樣的經驗,那等於說在我國或者說不管是日本檢察審查會,大概都有都是需要一種對於不起訴處分的一種監督,換句話說如果廢掉再議制度本身而言喔!是少掉一道檢察官內部體系的一個監督啦!說真的它是少掉這一道監督。

那麼後面要增加哪一道監督,這就是一個另一個問題,而且也蠻重要的,因為你不能夠說我少掉這一道監督,結果就多別道監督,那麼這多的別道監督到底是要走向日本檢察審查會,或者說是走向全部是法院的一個交付審判審查?這個又是一個很大的一個問題,又考慮到實際財政的問題喔!這個剛剛也有提到像……而且我說真的,這一點其實我在檢方內部去徵詢喔!爭議非常的大,即使是一審檢跟二審檢喔,都對於保留再議制度或者廢除再議制度都分岐非常大,可以說是這個落差很大,然後這一點爭議大以外,是不是另外再設檢察審查會爭議也非常的大,幾乎是雞同鴨講啦!

那是不是走向法院的這個制度,看起來司法院跟法務部,好像檢察官跟法官那個爭議又更大,就等於說整套的體系幾乎都是一個有點類似快要到革命性的做法喔!在我看來喔。所以我這邊倒沒有特定立場啦,因為我一直在覺得說對於不起訴處分的監督也是相當重要,那麼法務部做的這種做法應該是做出一種某種程度的調和,就是這個你也不能這樣子一直發回,那給你監督可以,但是發回過多又導致一審檢案件不斷纏訟。那我倒是覺得說剛剛像李委員李教授她提的一些方式,倒也還蠻符合實際的一些現況啦,這邊也跟各位大概提一下,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