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們先看一下比較一下數據喔!麻煩各位看一下,在我們黑色這個上面有一個我的報告,就在最前面那邊我的報告的第四跟第五頁喔!我要回應一下剛剛廖委員講的喔,其實廖委員的考慮也不能說有錯啦!只是說我們要先回去想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大概都把自己設定是好人,我們是被害人,可是我們可能比較沒有想到說我們可能被某些人認定是壞人,然後隨便就把你告到檢察體系去了。

各位去看一下我們那個第四頁,台灣的檢察官不起訴有35.2%,100件案子進到檢察體系裡面有35%,35件左右是不起訴的,那我們再去對照日本,日本不起訴是6.65,就是100件只有6件、7件是不起訴的,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們有非常多的民眾,可能是民事啊或者什麼等等案件,他動不動就把另外一個人告到檢察體系去了!那這個到底誰是被害人?誰是加害人?其實真的是各位要去思考的問題。

那我的思考就是說,你基本上我們的檢察官是可以信賴的,他已經做了一次不起訴,原則上這個案子就應該結了啦!那你去看日本跟德國他們也真的沒有再議制度,可是我們為了……哇!窮盡調查證人、事實,說啊這個人真的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又設了一個再議,那我們花了..因為如此,所以我們高檢署的檢察官是比日本還多,那我們的人力配置,優秀..我們的檢察官領的薪水相當於政務官啦!可是我們的政務官都在做一些……基本上我覺得跟他的薪資待遇是不合比例的事情。

我的認知,你今天做了不起訴,那原則上這個案子就應該結束了,那你真的有意見,你就去向檢察審查會聲請,那各位會擔心它案件量太多,那我要講的就是說,不管是我的提案或者是李佳玟教授的提案我們都主張這個時候應該要有律師介入,你不服不起訴處分你要去向檢察審查會聲請,不好意思!要委任律師。

那以目前我們的不起訴最後會跑到法院去的,一年大概1500多件,那我們用這個數據來去估的話,他真的不服會委任律師去找檢察審查會申訴救濟的大概也就是1、2000件,我覺得不管是在,我覺得在數量上是可以控制的。那另外一點就是就專業性來講,就是檢察審查會的人民有那個專業嗎?事實上,日本的檢察審查會它們是有律師來當作審查輔助員的,所以它們有得到相當的專業的協助,這個應該是不成問題。如果對照法務部的主張,它甚至可以主張退休法官、檢察官、律師都還可以擔任人民檢察審查會的委員,那更不成問題。所以無論從數量或者從專業性來講,應該都是可以消除這樣一個疑慮,這是我的提案的想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