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解就是說,李委員的意思是不是說這個假設的一個前提是說,在檢察官可能不起訴處分,可能有一點消極怠惰那導致證據可能在這一個階段會有點慢?或滅失?但是就我們現在實務上來講,確實現在即使是現在我們在偵辦中喔,都還有很多人會不斷的來聲請證據保全,他只要到地檢署按鈴申告他就可以送,然後我們就會分一個保全字,分一個他案。然後現在的聲請保全是沒有限制在任何時間內,所以其實我們即使像我有時候辦公桌也會來一件,又來聲請保全,然後我一查他其實現在正在某一個階段,可能在偵查也可能在二審檢,也有可能在法院,甚至起訴以後他還來跟我們聲請證據保全,所以就是說這個規定,我覺得如果是這樣,應該現在的制度是有,然後也蠻多民眾有在這樣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