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院提的這四點我基本上都蠻贊成的啦,那我就是說覆議一下他們的想法。在現在的制度齁,我們檢察官已經說要不起訴處分了,就檢方就覺得這個人就沒有犯罪,結果呢,他們交付審判,然後法官裁准以後,還要叫我們檢察官去那邊蒞庭啦,然後說這個被告有犯罪。那我們每次去的那個檢察官回來都抱怨,說,啊我就認為他沒有犯罪啊,啊然後又要叫我去那邊攻擊他,又要叫我論告,就本身很矛盾。我覺得司法院這邊的這個立論,基本上是一致的,值得支持。

那剛剛提到就是這個……緩起訴處分給法院的部分,這我還是蠻想要……就是說,看有沒有可能司法院代表有沒有意見啦,因為其實剛剛這個賴法官有提到一點點實務狀況,那我也提一點,就是說,確實檢察官會作緩起訴處分有非常多的考量,然後這個如果說還沒有辦法達到一個圓滿一致的共識,能夠讓整個案件定紛止爭的話,其實檢察官他很難在自己的手上,因為他畢竟他沒有終審,最後確定的一個權力。如果說各方都不認同的情況下,要檢察官勉強去做出一個緩起訴其實並不容易。那麼,到了送去法院審查,這件事其實又會增加一個實務上面的一個負擔。那當然對我們來說,如果說它的制度設計上變成說檢察官做了緩起訴處分,那麼檢察長也都認同,全部都已經結案了以後,那麼現在的制度是把它送去高檢署做覆議,就是說走再議程序。那如果說是以後,緩起訴處分不要送到高檢署去再議了,就送去給法院,但是對檢察官來說,反正如果已經結案了,對我們來說,我講實際、好笑一點啦,就是說要送到高檢還是送到法院,對我們基層檢察官沒有差別,送到月球都可以啊。

就是說,只要能夠……就是說,我的案件我已經圓滿的定紛止爭,那當然如果說我送到高檢署,高檢署有時候也給我挑三揀四的,也有這種情況,它有時候找幾個錯字就給我回來,然後甚至高檢署還會跟我說這個……根本就不應該給他緩起訴,你應該把他起訴,也有這種。那送到法院,如果也有這種情況,當然也可能……因為機制的監督,本來就是不同人看的,一個案件就有不同的看法,所以這點只是也給各位提出啦,就是說如果司法院不知道對這一塊有沒有什麼想法,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