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針對罪嫌已足的案件所做的緩起訴、不起訴,為避免可能的濫權,應由法官事前以簡略式方式加以審查,但一定刑度以下的輕微案件,例外的毋庸法院核可。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