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他們是全面的走向檢察審查會,所以全面的……都是案件都是由檢察審查會,那麼也就告訴人、告發人、檢舉人都可以,那甚至檢察審查會的委員自己都可以主動看新聞,就覺得自己要把它挑出來,在日本是全面式的。

那因為法務部這個提案我幫他們大概也提一下,就是說,在台灣如果說一步要到這樣的情況,可能案件量太大或種種的情況,那麼為什麼這邊會限定在無告訴人之重大案件,其實最主要也就是針對可能一些貪瀆,政治人物矚目敏感,甚至是財團,或者說是組織犯罪,這種重罪、重大案件的情況下,其實因為只有檢方內部自己看,就算不起訴也難以以昭公信啦,所以法務部會覺得說,我們先走一步看看,先挑出這一類重大案件,也就剛剛舉例的那一類,那至於詳細的案類當然可以留待以後立法去訂,那麼這一類的案類呢,在檢方不起訴以後啊,其實如果經由發動人去這個檢察審查會那邊發動的話,藉由檢察審查會可以重複的看,那如果說它也仍然維持不起訴處分,那當然就比較以昭公信啦,那如果它覺得不行,它可以建議檢方繼續調查,那所以說它這邊才沒有寫得那麼清楚說是哪一類,不過基本上,就是這樣的情況,那大概我想法務部的提案內容,大概也就會是李委員剛剛有提到,怕說有某一些單獨圖利的,這一點其實是我們檢方內部在討論的時候,也認為說,如果說能夠交給檢察審查會這樣的一種外部機構,也等於是幫忙檢察官確認說我們的不起訴處分書,其實是可以經得起外界的檢驗,而不是說我們用什麼新聞稿的方式給大家看,大家又看不到卷證,然後就一直猜說,呃不對,你一定還有什麼問題,這一點是補充一下。

那另外就是說,這個檢察審查會是不是會有一定的這個功能?其實這個制度,我自己也是提到說,很多的人對這個很陌生、很有爭議,然後常常會說日本做的成效不彰,但是我必須要提一點,這個本來就是因為不起訴處分,就是要起訴一個人比較困難,要找他的證據,所以檢察官都已經,公權力都已經說不起訴了,當然人民組成的大概也很難再找出更多的證據啦,通常是這樣,那它其實確實是一種監督檢察官的一種機制,補充說明,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