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行政簽結在德國來說叫作前偵查程序啊,所以說,其實在世界各國都有類似的制度,那它這個制度很簡單,就是說當一個案件到地檢署的時候,它有的其實是那種濫訴、濫告,或者說它根本就連被告是誰都沒有,或者說它可能連猴子都告,就是亂告一通啊,那麼在這一種情況下,那當然有些是告人,但是他這個人告的這個又很模糊,他的犯罪事實根本就明顯不可能成立犯罪,但是他又要亂告,那在這種情況下呢,檢察官其實通常就會選擇用簽結,那目前簽結的話是用高檢署的一個注意辦法,我們在這個裡面做這個簽結。

那實務上在運作,其實反而我要澄清一下,大部分的主任、檢察長以上,其實很反對我們用簽結,他常常會跟我們說,這個已經這樣子了,你一定要給他寫一個不起訴書,因為不起訴書它才會很完整的有一個理由,那常常變成我們檢察官還要很努力的去瞎掰出他到底在告什麼,好像是什麼事實以後,然後再說他不是那個,然後呢就在寫作文比賽啊,真的是實務上是這樣,所以大家其實是很傷腦筋,那變成說這個不起訴,反而是很多的主任檢察官、檢察長要求說要把它寫成不起訴書,那好,那寫完了以後呢,其實就為了讓它有一個對外昭示,甚至是一個所謂確定力,這個確定力其實是要得到一個好效果,就是說拜託你以後再來的話,我一比對,顯然我就直接可以用這個無新事實、新證據亂告,直接就再簽結了啦,這個是我澄清一下。

那所以換句話說,其實外界雖然對簽結喔,常常有很多類似的一個,甚至變成有點汙名化,不過其實在德國、在美國,在很多的國家,它們收到一些濫訴案件的時候,也不可能去把它寫成一個正式的不起訴書,因為實在是沒有什麼必要啦。

那至於說要不要把它給定在刑事訴訟法裡?我相信它大概也就是把我們的這個檢察,高檢署現在的那個行政規定,給明文化進來,大概是這樣的意思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