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在沒有廢除再議制度下可以考慮的一個實質上、實務上的一種做法,給各位提一些參考啦。以我個人實務上的經驗喔,其實有一類案件是跟在場醫生很有關,就是我們實務上,常常有那個醫療糾紛喔,然後那個被害人他可能就業務過失致死、業務過失傷害就一直要告,那常常有的是像婦產科,那個婦產科醫生真的也很淒慘,那我們高檢署,有的時候也是基於一個人情的慈悲啦,它就想要說,讓它就確定下來的話,好像被害人就永遠斷絕了希望,就給他那麼一絲毫的希望,就會發回偵續,那有的都發回偵續五、六、七喔,那醫生喔真是疲於奔命,那變成說剛剛那個李委員講的沒有錯,這個要具體指摘,可是其實喔,我們檢方早就,高檢署就要具體指摘,然後呢,具體指摘其實也很簡單,通常這個被害人,就是聲請再議人,他們的那個狀紙都寫得很洋洋灑灑,他裡面可以寫了五、六十點的那個具體理由,高檢署它只要心思上覺得說不要給它確定的話,它就從裡面挑個一、兩個具體的,就寫下來,然後就發回了,那那一、兩點呢,其實回來以後,我們就當然還是得去查,可是其實大家,我不是說所有案件都這樣啦,我說有的案件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就是好像不忍心讓它死的徹底而已啦,那就是說,當然有的案件確實是因為地檢署怠惰,確實有這種情況,所以這個真的不可一概而論。

那如果說限制兩次的話,其實等於是實質上已經給大概三到四個檢察官看過,那如果說就是不准再這樣發回的話,其實就底定,那麼接下來下一步因為這是有告訴人的案件喔,他一定會去走向法院的交付審判,如果他真的那麼堅持的話,那麼這個時候就等於是走向那裡,那我覺得也至少不會到六、七、八次,否則的話這個對於被告,我在第一年派出來當檢察官的時候,有一件是偵續七,那一件的真的是很誇張,他是告盡了所有的人,那高檢署也是,然後那個被害人也是到處募款,就等於說有一點這個新聞一點點小小的事件,所以變成說大家都不敢確定,我記得我從頭把它全部查完,就希望把它結束,我不起訴書從頭自己寫,寫了十二頁啊,結果最後還是再次發回偵續,我都不知道下一個檢察官還要能查什麼,所以這個是這邊呼籲一下實務上的做法,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