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是你們,就是我只是提醒一下,因為我是地檢,當然我是希望少發回是好,但是就是說如果依照現在的制度的話,它發回第一次,如果我們再繳上去,到第二次的時候是同一個檢察官,就兩次是同一個檢察官,那其實那兩個,就是說高檢署會是同一個檢察官在做第二次檢察,來看看我們地檢署到底有沒有乖乖的照他的查,就是說,這是一個機制啦,防弊機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