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議題其實牽涉的很多層面的問題,全部都集中在這邊,包括律師懲戒是不是全部全國變成單一窗口的懲戒委員會,第二個問題是,我律師去登記,去一個地方登錄之後需不需要入會,這其實是另外一個問題,但是是在同一個解決機制去處理,第三個是說,剛才尤律師有提到那個選舉,和理事長照輪,一人輪一年那個問題,其實在牙醫公會也有遇到這個現象,那那個常常又變成校友會戰爭的延續。

我覺得各業其實都會面臨同樣的狀況,那個是公會政治的問題,所以這裡面我們致力了一個方向其實想要解決三個問題,所以我反而是覺得那個東西是不是變成一個入會就變成全聯會,我覺得那個要單獨把他拉出來,不要跟其他要解決的問題整個混在一起談,那這樣子才不會混淆。

那第二個要釐清的就是說,目前律師的部分是要用一個職業法庭去處理他懲戒的問題,還是用他律師自律的方式去處理,那就我初步的理解,因為檢察官跟法官畢竟他的身分有受到其他的法律的保障,那他必須有他的獨立性,而且他的裁判是具有剝奪人民權利的,或者他的起訴或不起訴等等,其實對於人民權利都有很大的限制或侵害或者是等等的。

所以用一個法庭基本上是維持他不被行政干擾的這樣一個保障,那律師的部分是不是要到這麼嚴謹的程序,那是不是回到整個專業自律來處理即可,那對於人民來講他還是可以撤換的,但是對人民他不能撤換法官,但他可以撤換律師,那是不是他的規範不需要到跟法官跟檢察官一樣的這樣的一個密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