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法務部跟尤委員的,不知道會不會有點層次不一樣,就是說以我的理解的話,法務部講的假設懲戒法庭,應該是比較屬於在律師法裡面的那個律師的評鑑的委員會的一種改良版本,如果說是尤律師這邊提的,因為在律師倫理規範裡面,各地方的律師公會本來就可以做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的一些審議。

譬如說勸告、告誡以及移送懲戒機制,所以我不知道說,就是說尤律師這邊在這個再議委員會或增設再議,其實這個是不是在講的是倫理規範裡面就是那個,如果說我們有些民眾是跑到各地律師公會,結果我們可以做勸告、告誡或者要不要移送的這個,然後再給他一個再議機制,那像這一段,如果是這一段似乎是這個各地律師公會或律師全聯會,其實他們在律師倫理規範裡面自己可以訂定的,好像不需要到修法,那如果說在律師法裡面的話,好像就純粹是我剛剛講的那個要不要改這個職務法庭這樣的設計,我想要確認一下是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