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這個不同,其實目前各個專業領域裡面,大概除了醫師跟藥師有這種執業區域限制之外,其他大部分的專門職業都已經沒有了。像會計師,會計師就沒有,然後其他的那個技師,土木技師、建築技師等等,教師也沒有,目前都是單一入會全國執業。因為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是一個行業管理上的一個趨勢,這種執業區域的限制,其實對於人民的工作權來講,是一種不合理的負擔跟限制,那會有這樣的一種執業區域限制其實從整個歷史的考察來看,那個其實是有點像人民團體法裡面各種限制一樣,那個都是在威權時期為了要讓整個社會好管理,讓獨裁者容易控制社會,所以才會把人民這樣子分化,然後規定說你只能在某一個區域執業,那後來大法官會議有做一個解釋針對藥師,那它做了一個合憲解釋,我看起來也不太合理啦,那個合憲解釋也不太對,坦白講。但是它至少也講說喔,它有一個行政管理上的目的,那反觀在其他的專業,特別是像律師公會這種專……律師這種專業裡面,這種執業區域限制完全沒有必要,因為台灣是一個單一法域的國家,台灣的法律從頭到尾,從那個基隆的三貂角到最南端的鵝鑾鼻,法律都是一樣的,你考到的也是中華民國律師執照,你在台北地院可以執業,到屏東地院就一定可以執業,所以這個執業區域的限制完全沒有必要。這在聯邦制的國家像美國,或者是像德國,可能每個邦或者每個州的法律不一樣,所以如果說你今天要跨州執業的話可能要到當地法院認許,它才會准你登錄,那這樣執業區域限制有它的道理,但台灣完全沒有這個需要。

所以單一入會全國執業這件事情在台灣的律師界講了非常非常的久,原因就在於說這個執業區域的限制讓我們的整個律師生態變得很扭曲,它之所以變得很扭曲第一個就在於說對工作權有很不合理的限制,那第二個就在於說如果說在今天目前這個制度底下,你像我如果說要去高雄地院執業,我就要去加入高雄的公會,要去台南地院執業,就加台南的公會。所以像那個誰,以前那個業務最好顧立雄,顧立雄他大滿貫,他有十六張公會的會員證書,那就真的大滿貫了。那我身上就有五張,你如果你要看我現在就給你看,我也有五張啦。

那就這樣很不合理啊,那不合理的原因……就造成說現在有十六個地方公會就相當於十六個全國公會,像那個我講的,像南投,南投它在地會員才三十個不到,但是南投你知道它的那個名冊上會員數有多少個嗎?有好幾百個。那在地只有三十幾個會員,它享受了全國各地送過來的會費給它,讓它去使用,但是其實它開會員大會的時候,外地的律師根本沒辦法過去開。那其實就那個內部民主的運作來講也有問題,大家都等於是只繳稅但是無法享權利,也無法行使義務、盡義務。那這個對於那個它公會裡面內部的倫理風氣的執行,其實也會有一些問題,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不按照內部民主其實在運作的團體嘛。

所以十六個地方公會就等於十六個全國公會,這種情況我們是覺得非改不可啦,所以我們才會覺得說要單一入會全國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