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我聽到的啦,其實這個不只是……當然,年輕律師希望說單一入會繳一次會費,大型律師事務所希望繳一次會費,但是這個在律師界裡面很敏感啊,很敏感就是因為它們涉及到利益分配,因為你要登錄之後,你才能接我這邊,你如果是單一入會的話,你在台北,你全國案子都可以接。你現在開庭,那可能這個會跟地方公會的生態跟利益分配會有衝突啊,那如果有……現在的機制是就會減少那樣的衝突說,你這個大型事務所接個案子全國都可以接。我是認為說喔,這個議題應該是很敏感,但是要不要今天解決?還是要這個是屬於律師自治?要不要他們內部自治去……因為我們現在已經好不容易制定一個全國的當然會員,將來往那邊發展,其實是可能的,其實可能。啊所以就讓他們這個機制,讓他們去磨合,磨合到成熟了就水到渠成,這也是一個方法,啊或者你們今天就要在這個紛爭裡面,今天就要幫他們做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