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是覺得說如果要表決的話應該是脫鉤處理啦。但是我還是要再講一下就是針對剛才賴委員講的那些,我再補充講一下,就是說喔,那個利益分配你講的一點都沒有錯,那個就是叫利益分配的問題,但是這樣的劃分地盤喔,除了犧牲到律師的工作權之外,最大的受害者其實是人民啦,是人民。為什麼?因為他就真的沒有選擇權,他必須要被迫選擇說我要嘛在台北找律師,但是台北的律師要下去中南部開會,那交通費我要付,然後另外除了交通費我要付之外,一定是約定說當地的入會費跟月費也是我付,所以它就墊高了這個當事人到中南部開庭的成本,那如果你不這樣子選擇的話,那你就只好選擇說去中南部找一個律師,但是那個律師其實你一點都不熟,那這個執業品質怎麼樣你也不知道。那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說,你得花很多的時間這樣子奔波,奔波在途去跟他開會,除了開庭之外,你去跟律師開會你也得奔波在途,所以這個都是把成本轉嫁給當事人,這個很不合理啦,我們是覺得很不合理,但是只為了一個不合理的制度然後讓人民的訴訟成本大幅的增高,那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說,那因為你現在劃分地盤,所以也使得律師作為自由業,它的競爭度變小了,所以這個關起門來講或開門都可以這樣講就是,確實執業水準也有城鄉差距,原因就從這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