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講一下就好,不好意思,因為他既然有問我還是講一下啦,因為說不定他會有不一樣的想法,這個問題其實以前討論過了,律師界內部討論過,後來發現那其實不是問題啦,為什麼呢?第一個喔,人民的訴訟權要擺在律師的工作權前面,所以這個單一入會全國執業對人民的訴訟權所帶來的影響喔,我剛已經講過了,它能夠讓人民的訴訟權能夠獲得保障,所以我們應該要推啦,不要去管律師工作權。

第二個就是說,其實台北市的事務所喔,它的成本高,所以它的收費也高,以房屋的租金就差很多,人事成本也差很多,所以如果說你今天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會把台北律師請到中南部,或者是請到東部去開庭的案件其實也不是很多,因為收費不一樣,一個案子、普通小案子在台北市至少是六萬、七萬,現在行情是這樣嘛,但是如果你這樣的一個案件規模到台北以外的地方,過了台北以南,桃園、新竹你就會發現越往南它的收費越低,啊所以對當事人來講他自然還會有一個比較,所以他可能最後寧可就是去請中南部的律師,出現的情況就會變這樣子,就是在地的當事人一定會去請在地的律師,所以對於在地的律師的工作衝擊不會那麼大,比較不會有你想像的那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