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剛剛我跟蔡委員有溝通一下,他也認為很多的法官進來之後,或者檢察官進來之後,他的性格已經基本上是這個樣子,你就是如何去教育他,這都有某種程度上的困難,我的朋友知道我是司改委員之後,每個人都來告訴我一件事情是,拜託你們了,因為真的我們所有人都不相信法院,也不相信司法真的是公平的,比如說我們現在,我真的覺得這個怎麼會跟親切有很大的關係?我覺得基本上關聯不是很大,第一,如果你今天要去買一個食品,我覺得你希望的是,不是他對你笑得很親切,你到最貴的supermarlet去價格最貴,那他對你最親切,可是你要買的是一個食安、是一個安全的食材,你今天去看醫生,不是醫生一直對著你微笑,請你經常的來,而是你希望那個醫生是給你最好的醫療,那麼今天人民不得已走進了法院,你需要的是甚麼?不是法官一直對著你微笑,或者是判你死刑的時候,跟你說kissgoodbye,而是他想要一個公正、公平,我想要一個真正的正義,我覺得這個是最大的問題,那如果是法官真的是連閱卷都不願看你等等這些問題,我覺得是不適任的問題,不適任的法官為甚麼還要留住他?所以講到這個那個法官、檢察官的退場機制,我覺得這個也該討論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