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第二次發言,我會克制,我贊成謝委員跟張委員的概念,大家都忽略友善這兩個字其實不是一個態度、不是親切、不是情緒穩定、不是責難,更不是性格的問題,「友善」這兩個字其實是系統性、結構性、制度性跟所謂的機制性,所以如果假設只把「友善」這兩個字放在課程裡面,各位都學法律,我學甚麼?我學諮商,讓律師來上諮商課就更friendly,我也同意剛剛講,如果假設我去看醫生,如果是一個微笑但開錯刀的醫生,所以我並不贊成把這個議題放在這裡,同時也澄清「友善」這兩個字絕對不是剛剛各位談到的情緒態度,然後責難或者性格的問題,它是一個整個system的問題,那只要後面的公開透明跟親近司法的部分能做到一定的程度,並且給予法官執行業務的過程中,更友善的一個環境,我覺得他自然而然就會友善,不是透過教育友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