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想要了解就是說,現在檢察官大部分都在寫不起訴書,那,人民被不起訴之後,那麼他現在的機制從翁岳生以後的機制之後,他覺得不公平的時候他還有甚麼管道可以去同樣一個案件,所以我想要了解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