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同時,就是我們都會想說,如果說到了五六月我們的會開完了,那共同每一個議題都會有一些結論。

有些會處理到原則的,有些當然也會到細節。但是就是從下次開始,包括法律文字跟公開透明的機制,我覺得如果是,我們的思考就朝向我們後來就我們這個第四組給人家的總體印象,跟我們希望得到的決議中間,我覺得也是附和剛剛念祖委員提到的,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有這些議題,那其實一個是回答多年來就是對於司法的不信任不信賴,另外一個當然就是專斷。所以我覺得我們每一個子題,我想大家一定也都同意都朝這邊去聚焦,包括從文字開始,當然包括教育包括參審或者陪審等等。所以就是我們那個每一次的包括會後的發言稿,我覺得都是已經朝這邊去聚焦的時候比較容易看到,到了五六月的時候我們整個端出來的這個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