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聽了很多的意見,其實我在來之前,我之前的研究、跟我自己的了解,我是非常贊成開直播的。可是今天我覺得這樣的討論是非常好的、就是說,在討論當中,剛剛蔡委員也告訴我說他的實際上碰到的情況,還有剛剛陳法官也講,那我覺得,我今天就突然Concern了,就覺得──本來我的想法是,如果直播的話,我們就可以去了解這個法官在法庭上,他的法庭的指揮、他的程度如何,因為我就曾經聽過朋友的案子,因為法官的指揮非常糟糕,以至於他非常生氣,在那邊立刻又形成另外一個案子,又多了一個告訴案,是因為法庭、法官的指揮非常糟糕。所以我認為說,直播的話,有約束這個力量。

那另外還有律師的問題,我們現在在講說,我們做的各種行業、什麼都有After Service,而且你做了任何工作,你都要對你做的事情去負責,可是事前──到目前為止,有兩個行業他不用對他的工作負責,一個是算命的,跟你算得有問題,跟你說你接下來會怎麼樣、沒有發生,你也不能去把他錢要回來;那另外一個就是律師,律師拿了錢,不管跟你辦到什麼情況,輸了他也照常收錢,所以我有個朋友就一直跟我抱怨,聽說那個紅火案那個──這個不知道能不能講──就是說,很大的案子的律師,他們會一起開尾牙,事情慢慢辦、錢一直收這樣子。那律師到底有沒有……跟你辦了案子,每一個案子他都輸、幾百萬他照常跟你收,那我覺得我們對於──直播的話,我們就可以去了解說,這個律師對你的負責程度到達哪裡。所以人民也是一個保障啊,我一直在付錢給律師、我就是不懂,而且你們法律又規定一定要律師才能去閱件,那這樣的話、對人民這麼不平等的情況下,我們當然期待直播,我可以去看看,我委託這個律師他到底幫我做到什麼樣的程度,還有這個法官有沒有什麼語言,以至於造成在開庭當中非常不高興、又立刻另開一庭,所以日本有出了一本非常有名的書,叫做《法官言語大爆笑集》,為什麼?就是有人覺得法官講話實在太離譜。

所以我本來是贊成直播的,但是我現在聽了各種意見之後,我覺得、我個人的意見,就是說,如果是剛才陳法官所講的,那麼法官……你覺得法官不對,你去檢舉那個法官,那來決定這個法官有沒有問題的人是誰?也是你們法官自己啊。那你怎麼樣來告訴我說,你們的審判、你們覺得這個法官不對,我們檢舉了,你們真的給我一個公平的裁判嗎?我們沒辦法了解。這是我Concern的一點。

另外一點的話,如果真的要直播,我覺得,法律審是應該就立刻可以進行的。事實審確實有──剛剛蔡委員一直跟我講的一些、還有陳法官剛剛講的──我覺得確實有一個Concern的地方。比如說,你直播開到一半,你說好、立刻叫停,誰來叫停?誰有權力來叫停?這是我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