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之前有人抱怨我們講話講很快,那我現在要講話講更快一點,所以非常非常抱歉,其實我講話習慣自己講很快。那個……好,其實這是我臨時趕出來,因為我其實花了一整個禮拜的時間在看判決書,其實花了很多時間在看判決書,那我看完判決書後,我開始發現判決書真的不是那麼難懂,很奇怪對不對?其實你多看幾個你就會發現說它真的不是那麼難懂,那它奇怪的地方,讓人民看不懂的地方在哪邊?其實剛剛幾位先進都有提到了,除了一些奇怪的贅字問題跑出來以外,讓很多人不曉得要講什麼以外,我覺得這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是,剛剛法務部講的那些,其實真的沒有說服我。他說環境、一些限制,老實講真的沒有說服我,那我想試著跟各位解釋、說明一下我想像的所謂的司法文書,白話文存在所謂的網路時代的話,它應該長什麼樣子。

我們會講白話文,其實在講的事情是如何有效的溝通,那前面已經講過了有效溝通,那對我來講,所謂的有效溝通,除了紙本以外,應該要問的下一個問題是,那現在我們都在網路上看東西了,網路上看東西其實會改變很多閱讀的習慣,但是閱讀習慣如何回到現在的判決書的寫法?那我發現其實很少人講這一塊,因為在整個司法制度裡面,我其實上禮拜才知道,我們用了非常非常多,大量的紙本的東西,我們需要什麼東西全部都寫下來,什麼東西都要印出來,什麼東西都要請人家來簽名,結果發現,我們電腦上的東西,基本上是從紙本再回到電腦上面,它長得其實跟紙本一模一樣,所以你可以把它印出來,發現電腦上看的東西跟你手上拿著的東西其實一模一樣,那剛剛有提到媒體,今天應該很少人在看報紙了吧,其實有啦,因為公家機關有在訂報紙,所以我知道還是有人會看報紙。看報紙的習慣,跟在電腦上面看一則新聞的習慣,你會發現完全不一樣,你會跳很快,比如說從一則新聞,你不會去找什麼叫頭版了,你不會去找說什麼叫第一版,後面是什麼東西,你不會去看上面什麼東西了,你現在看到的都是一則一則新聞單獨的被閱讀。

那回到我們的判決書,有效的溝通,我們現在講什麼叫有效的溝通,在網路上其實就可以找到目前的裁判書,很大一塊都公布在網路上面,那我剛有提到說,其實真的啦,很多法官寫的東西我真的不覺得很難懂,好啦,還是有法官寫的東西我看不懂,可是絕大部分的法官其實會很清楚,陳法官,其實我看過你白話文的東西,我發現你的特色不是白話文,而是你裡面邏輯的敘述,我覺得非常非常清楚,而這個清楚在很多法官裡面,是不存在的,對,法官其實寫起來,我真的很想回過來質疑他,你們的邏輯到底學到哪裡去。並不是你是中文系啊,可以寫多漂亮的八股文,我在國外唸書的,我知道我的文言文的程度一定比不上高中生,可能國中生我都比不上了,可是我看得懂很多這種東西,我不認為說文字本身是一個很大的障礙,剛剛其實有提到,文字本身不是一個很大的障礙,這我看完之後,我去找國外,因為我們在講說裁判書該怎麼寫,我就去找國外,如何寫一篇好的裁判書?這是肯亞的,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在google跑出第一名,我就是找到它,那肯亞這位我猜是一位法律人,他告訴我說一篇好的裁判書應該怎麼去寫,你可以發現,他沒有告訴你說你用的文字要平易近人,他講到什麼東西?你的整體、你的問題的意思、你的後面使用的法令和所謂推論的過程,他們在講說你的用字不可以用古典的英文,或現代英文啊,沒有,他沒有講一個東西,那或許這問題是台灣獨有的我不知道,我發現我們在講判決書不易懂的時候,其實叫做句型的白話文,專業術語的說明,所以剛剛我們有提到說一個特別辭典,除了這個以外,其實最重要的是自己人,文字敘述的邏輯經常是很不清楚的,經常是很多東西串在一起之後,你要試著在裡面慢慢去解讀它,你才知道它在講什麼東西,你要順著它的脈絡去讀,才讀得出它的東西,就是說,它的邏輯是,可能是法官他自己的邏輯,可是在文字上面傳遞出來的時候,是非常不清楚的。

再來是事實與理由的分開說明,抱歉,現在全部都混在一起,不是啦,陳法官寫是全部分開來的,可是很多法官是把全部混在一起,所以在這裡面你要找出到底哪些是事實的呈述,哪些照他們的推論結果,你真的要花一些時間慢慢去跟他耗,抱歉,現代人真的沒有那時間跟人家耗,所以你會發現,很多東西不是我們看不懂,而是它傳遞出來的結果,程序上面讓我們覺得效率太糟了,我們真的要花太多時間太多時間慢慢去讀才終於開始去意識到它到底想講什麼,另外,所有東西都湊成一段,完整的一段我們能不能用一句話、一段話,只講一件事情就好?一個人他有犯意,是一段話;他竊盜,是一段話;他被他看到,是另外一段話。每次都是一段話一件事情就好了,這在閱讀上能夠非常清楚讓人家瞭解你要講什麼事情,你的主旨、重點都很清楚,現在不是,現在全部都串起來,跟肉粽綁起來一樣,你要在裡面找出最漂亮的粽子要花很多時間去找,最後是你用的法條,你用的法條其實在刑事訴訟法裡面有規定,你要寫得很清楚,我發現,都是把全部寫上來,我想看到的事情是,在這法條裡面,你根據哪一點去認為他有罪?他犯的罪和法條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不是所有法官都沒寫清楚,但是我看過有法官沒有寫清楚,直接告訴我他引用什麼法條而已,我們需要更清楚的說明,你可以發現這裡面,上面那只是一塊而已,下面是更大的東西。

抱歉,再給我一、兩分鐘就好。在網路時代,這是網路上搜尋的大家說嘛,這搜尋其實很難用,可是司法院的那個資訊處長我真的要幫他講好話,因為他對我實在很好。就是他其實蠻喜歡我提的點子,所以我覺得他很棒。好,他們最近一直在修改的版本,讓我們有更好的搜尋結果,那這是目前提供的東西,但是它搜尋出來的東西,我先講另外一個,就是網路到底帶來了什麼差異?其實你的閱讀介面會改變你的閱讀習慣,你看東西的方法完全不一樣了,接下來是閱讀的介面,我們現在有網路的時候,網路有一個東西叫超連結,也叫做多媒體,有很多新的功能,在判決書裡面,因為它是紙本轉過來的,它其實沒有這些功能在裡面,我們現在講的字典的話,我其實很好奇的問,你字典準備怎麼寫?是我看到一個單字的時候,copy下來去直接查了嗎?還是在你的判決書上就直接點了?那我在判決書上直接點的時候,你的系統設計其實要把那個字全部抽出來,你可以發現,會影響到很多我們做事情的方法,資訊傳遞與網路媒體,剛剛講到網路媒體,判決書如果在上面,獨立的網址更有效率透過網路這種方式傳遞出去,文字內容被視為資料,這才是我今天的重點。

所以我只有最後一分鐘講這個東西,更多元呈現方式,剛剛提到的,我們其實排版的時候,今天能看新聞的時候,其實我只看某一段,我判決書能不能只看一段就好?我如果對其他有興趣我再看其他段,但是不要一次全部都攤給我,就這種所謂篩選的機制,又引導大家去閱讀它的方式,這都可以在網路上可以做到的,紙本絕對做不到,網路上可以做得到。那我講最後面這一塊,這是司法院丟出來的開放資料,那可以看到說它其實只有上面幾個拆開來,下面的全文,基本上是一個字都不漏,因為在整個系統裡面,現在無法把它拆開來。在法官的寫作的程式裡面,我猜也無法把它拆開來,在整個系統裡面發現,從來沒想過要把它拆開來,所以它只能用這種方式給我,如果我能夠把判決書各個層次描述metadata,裡面的原文,標題就是剛剛前面這一塊,上面這些東西。接下來內文,使用的法令,全部都拆開來一個block、一個block、一個block的概念之後,這東西叫做AKOMA NTOSO,這是一個南非的用語,它的意思是說,連接起來心,就是說,我們講的事實就對了,我們認可的事實,那這是聯合國認證的一種所謂的法律上的文章的通用的格式,我趕快把它講完,那我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我們要把它拆成block的時候,我的文章的寫作,法官的思維、思考方式、呈述方式整個都要修,我不認為這是很困難的事情,剛剛講到說很困難是不是?不是,給法官很好的編輯軟體就夠了,告訴法官,你們每一個層次、每個地方該怎麼去填寫,你們可以繼續發揮你們的文采,發揮你們的文采,寫出你們覺得漂亮的文字都可以,可是,當我們試著透過後台的編輯系統,試著請大家用填寫的方式,把很多東西闡述之後,這個紙本東西我可以從這邊印出來,我不需要去管紙本的,我只需要管我處理好的判決書,接下來,我可以把它印成紙本,讓大家來簽名,我也可以把它轉換成新聞稿,我們現在講過了,很多新聞稿是用自動化處理出來的喔,我們司法院的新聞稿,司法院真的會有新聞稿,可是那個新聞稿,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看過,很多都跟裁判書長得一模一樣,我其實不知道是有人不想寫新聞稿還怎樣,不過都是一樣很難看,那剛剛所有這些東西拆開來之後,每個重點都很清楚之後,我能不能有機會讓新聞稿自動產出,符合人民要求的格式?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