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委員,針對這個判決書的這個,就是說讀起來淺顯易懂,立即可以做的。就是第一,就是格式把他標示清楚,就剛剛維志委員講的。那第二就是段落清楚,這個應該是現在立即就可以做,那第三就是那一些比較艱澀的語詞,其實是可以把他統計出來,然後做個對照表,就是說這一些艱澀的語詞,如果你換另一種表達方式,其實司法院可以做內部網站,是可以,讓法官很容易去改變這個艱澀語詞。那第四就是那個法律的專業用語,就把他建立題庫。比如說什麼叫想像競合犯,轉換為白話文是怎樣,然後接續犯,那個繼續犯這一些馬上可以點選可以轉換,這一些都是事實上馬上可辦得到。我為什麼這樣講,國是會議的前一天,有一位媒體記者來跟我講,就是判決書這個白話文運動,我說判決書應該不會很難懂。應該讀得懂,他說我就讀了很辛苦,所以這個議題我就很重視,我說那你有什麼問題,他說段落不清楚,他就馬上講這個。

那我聽了以後,我就從他講完,我想說這是一個那麼好的記者,他那麼中肯的諫言,我從隔天開始,判決書段落重新調整,自己調了以後,自己讀起來之後好像真的比較容易懂。那至於剛剛李委員講的那個,爭點的部分,民事當然會有爭點,因為是兩造。那刑事如果認罪,有時候他可能會沒爭點,但也有一些會有爭點,比如說何謂兇器,十字起子是不是兇器?他認罪,但這個時候,就十字起子是不是?這就是爭點,就是要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