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司法文書的部分,其實更廣義的,建議說,其實在整個訴訟程序裡面,相關的文書的通知其實也都要白話,因為在整個訴訟程序的過程裡面,其實常常很多老百姓,接到相關的文書,其實不知道做什麼。例如這個被害人權益通知書,那這裡面到底他有哪些權益,其實是需要保障的,甚至有哪一些資源,甚至於像我們在家事事件裡頭,又有很多新的制度,那整個程序的過程裡面,我都建議說,其實更廣義的,在這個歷程,這也是一個程序正義,怎麼樣讓我們的當事人,不僅僅在最後面的裁判書他們看得懂,其實很重要是整個歷程裡面,他們其實都知道如何去做個應對。

那接下來裁判書我想剛剛前面很多先進都提到,其實這個裁判書最主要是給誰看,其實很重要是給當事人看。當事人要看得懂,還有一個更重要其實是他的影響性,如果這一個裁判書,我覺得如果寫得好,寫得夠人文的話,其實在這歷程也可以解決當事人的紛爭。還有一個更重要其實達到所謂的法治教育,那舉個例子來講,我曾經看過一個家暴的案件,他其實是在一個傷害的一個告訴,可是在這樣的一個裁判書裡頭,法官寫的是,孩子是證人,孩子說我看到爸爸打媽媽,可是接下來這裁判書,這只是刑事的傷害案件,可這樣一個裁判書後面寫的,孩子說我贊成爸媽離婚,我要爸爸媽媽離婚。那這樣子其實這一個,看似寫很多的一個裁判書,可是這個對家庭的完整性,甚至於對未來的一個親情的維繫,有沒有必要性。所以我就覺得說在這個下筆寫一份裁判書,不僅僅要好看,其實更重要要好用。其實他真的要達到老百姓紛爭解決,這個才重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