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提出報告其實應該我們剛剛講,三十多年前、四十多年前還有我們的委員會,剛剛討論那幾個提案,其實我們的司法院都已經在做了,只不過所做出來的目標其實不是如我們想像中。他們該開的會,該有的文獻,剛剛我們今天在桌上看到的paper其實表示已經有非常大量的人跟學者在這個議題上是投入,而且沒有異議。只不過一直沒有一個具體的,簡單的讓我們看到目標。其實這件事情就很簡單,就是上述做了這些事情,其實第一個是進程,第二個是目標,第三個是李委員剛剛講的,要定期檢核。只要這三個東西是要求他們把進程釐出來,把目標弄出來,譬如我們剛剛講的,我剛剛聽蔡委員講,其實把結構弄好,邏輯弄好,用語開始改善,然後把標題段落口語化。

其實事情做出來以後,其實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程,其實事情是很容易做的,大家一直在研究、一直在開會,那就沒有進程,如果他願意用哪一個,如果假設我們覺得上級審是一個很關鍵,搞不好是從上面開始下來,哪一個法院願意開始示範,哪一個願意開始試做。那只要有試做,哪一些大老願意開始被彈。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目標,所以我想說其實我只是要求說,這件事情我相信我們的司法單位跟法務部,都已經在努力了三、四十年。那我們今天其實是會要求他,有一個很清楚的,不管什麼樣的委員會,他要把,在一段時間裡面,他要提出一個計畫,這個計畫裡面要有進程、要有目標,然後要有檢察機制這樣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