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其實很簡單,其實很簡單。法官如果判決書真的有一天都改成那個樣子,律師寫出來的狀紙資料的話,法官在庭上問說,大律師你寫的我都看不懂,律師自然就會改,這個當然改的過程中間,邀集律師公會、檢方一起做,當然是好。但我認為說,我們現在主要的就是focus在最後的那一點上,我現在法務部去改的方法,如果跟司法院改的方法不一樣,其實也不好。所以其實司法院才是火車頭,ok。我剛剛特別強調,他不可能強制法官改,也不可能強制檢察官改,他只能協助跟鼓勵,但是司法院要有具體的政策,然後看看這個成效如何,然後一步一步去推動。因為另外一端,法律也要改,這也是我們大家的共識,所以這個是,這是一個長期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