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補充一下。因為司法院的建議裡面,我相信一定還會包括現在的司法官學院,跟法官學院該怎麼做,我剛剛說必須要司法院來做的原因在這裡,因為如果司法院跟法務部一起做的話,法務部說我司法官學院如何做,司法院說我如何做,最後可能是兩頭馬車,這件事情我認為其實應該是一頭馬車來做。這是我剛剛特別講司法院的道理。因為現在不是說強制法官怎麼寫,而且是以後要教法官怎麼寫,也要一起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