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本來應該說早安的變成午安,因為已經十二點了,而且我本來準備三十五分鐘被壓縮成五分鐘,所以呢召集人說我講話速度要很快,OK,我們現在來講說我們要談的是加強公民法律教育改革的理想目標跟樣貌我們來看一下。我們又就兩個面向來講,我們來談法治教育的話,就兩個面向來講,第一個面向是—「我們對司法及執法官員的法治教育,是否成功?」第二個面向是—「我們要對公民的法律教育,我們是要採取什麼樣的目的?」

好,如果是我們第一個面向,我想國人第一個浮現的疑問就是,如果我們國家對官員的法治教育是成功的話,那為什麼官員可以強行拆除大埔住家?可以不經同意,然後徵收我們的人民財產,然後可以沒有充分的證據就槍斃江國慶。當國家授權官員公權力的時候,去沒有監督官員這些守法,那我覺得他的威力其實比野獸還野蠻、還可怕。我們來看一下在1789年法國的人權跟公民宣言裡面,它整篇的人權宣言裡面告訴我們的是,公民的法律教育是用人權宣言來教導的,讓人民知道官員的權力是來自於人民的授予。

西方的社會是告訴人民:人民你要知法,而官員應該要守法,可是我們東方卻不是這樣子,東方告訴我們的是:我們人民應該要守法,而法律所有的解釋權跟執行的事情就交給官員就好了。這是東方跟西方……西方的社會是告訴我們授權跟被授權的概念,那如果我們在民間會上法院,基本上是你覺得你的權利受到了侵犯,你才會上法院。可是呢,我們上了法院的時候,因為人民資訊不對等,或者法律教育的缺乏,所以往往上法院的時候,期待在法院得到、碰到「包青天」。有這麼多「包青天」嗎?到法院去,你知道民間的人都是怎麼想的嗎?我們是到法院去尋求正義,可是很多人說你到了法院是「法去了水邊,院去了左邊」,你去了就完了。

我問了很多相關的教育學者跟律師團體,有關於公民法律教育的話,許多人告訴我就鄰近的國家他們已經進行的,我們來參考看看,那麼就以我最熟悉的日本來說,台灣跟日本在1999年同時宣布司法改革,而日本決定司法改革之後,是決定他們十年後要進行「裁判員制」。所謂「裁判員制」,我想張進法官也講得很清楚,就是其實介於審判……介於參審跟陪審之間的一個非常特別的一個制度叫「裁判員制」。那麼它要進行裁判員制的這十年,它十年的教育是什麼呢?1999年宣布,2000年的時候日本的文部省就已經把所有關於裁判員跟人民的所有應該知法的部分已經納入教科書裡面,在2000年的時候就開始。

那這些就是他們教科書的所有我擷取的一些內容,各位可以看的到,跟剛剛都是文字不一樣,我的比較可愛吧?而且很多顏色。那麼他們是怎麼做的呢?他們用學生可能周遭會發生的事情,用學生周圍會發生的事情來讓你知道法的概念,比如說,學生生活周邊的案例,學校的校舍有一半被徵收要去,學校的校園有一半要被徵收去蓋宿舍,那麼剩下的一半,那日本的學校呢,他們中午不睡午覺的,他們中午是有很多活動,比如說:網球社、羽球社、棒球社……都是在中午去進行的。那剩下一半要這麼多的活動、這麼多的俱樂部要去利用只剩下一半的這個校舍,那麼學生們你們要怎麼去訂法?你們要怎麼去遵守?你們要訂了之後怎麼去遵守、安排?這就是一個法的概念、遵守的概念。這個就放在教科書裡面。

那麼接下來就是安排學生們到法院旁聽,旁聽就是戶外教學安排的,另外就是旁聽完了之後,學生就進來做模擬法庭,各位可以看到這個模擬法庭呢,他已經把裁判員制可能的模擬法庭,跟在1999年的法庭不一樣,也放在課堂裡面。讓同學知道接下來裁判員制的法庭是怎麼回事。那讓學生來模擬法庭。學生模擬法庭的時候也要舉一些學生身邊相關的案例,讓學生比較會關心,因為我常常到大學去演講,我發覺學生其實不是不知道法律,他們對於周遭的事情其實非常關注的,比如:「我們在騎的腳踏車被人家偷走,可是隔天又發現,我知道是哪一個人偷我的腳踏車,我可以去跟他求償嗎?」這是學生常常會發生的事情。

那日本就舉了一個這個例子,A同學很不喜歡寫作業,B同學很想去吃麥當勞,可是沒有零用錢,那A同學就說我給你麥當勞的餐券,讓你去吃麥當勞,但是你幫我寫功課,那B同學說OK,所以A同學就把麥當勞的餐券給了B同學,那B同學就把麥當勞餐券用掉了,那要回來的時候A同學要求B同學要寫功課的時候,B同學說我們老師說自己的功課自己寫。那請問A同學可以跟B同學要回他的麥當勞餐券嗎?他這個問題就在課堂上給同學們去討論。這是不是比較實際呢?各位?

好,那NHK呢,也做了很多很多對於法的基礎概念,和你應該怎麼去遵守在社會上法律,對我們生活裡面會產生什麼影響?NHK做的一個簡單的圖示,各位你看我都是顏色的圖示,這個每一個箭頭代表每一個自由的人,自由的社會,每一個箭頭的人他有各個方向、各個想法,他們走不同的方向,因為不是不自由的社會,那麼既然每個人走給個人的方向,都有可能碰到衝突的時候,箭頭就是每一個人,那自由碰到衝突的時候該怎麼辦?那麼就是「法」的出現了,「法」的作用了,法律呢就是你自由,你會碰到紛爭,那麼這個時候碰到紛爭了該怎麼辦?我們要用法律、用裁判來解決,所以這個時候它告訴我們說法院是為我們爭取公平正義的地方。這是不是一個很正面的宣導?

好,接下來我們來看,他們呢在1999年以後發生……其實人民對檢察官跟法官有很多不滿跟不諒解,這個時候呢日本的法務省就邀集了「富士電台」,請當時最最最有名、最帥的偶像明星木村拓哉跟松隆子拍了一部叫做「Hero」,各位請注意,我說的是由法務省,因為法務省可以提供最正確的一些法律資訊跟法源,然後這個「Hero」當時演出了這個戲劇的時候呢,造成了34.02%的收視率,各位日本有一億兩千多萬人口,34.2%的人在觀看這個「Hero」,請問有多少人接受到了法務省要給的法律的資訊?OK,那因為效果實在太好了,所以在2014年又重拍了,當時又找了一個最年輕的叫北川景子,一個更漂亮的一個女星,為什麼?因為這吸引人家來看阿。對不對?那我個人也非常喜歡木村拓哉,所以我在看這一部的時候呢,我就知道了原來檢察官是用來打擊犯罪的,那法官是來公平審判的,各位你看,我看了這個劇我就學到了,不是嗎?

好,接下來看,所以我們要提一些積極的建議就是當時……我先提一下額外的話就是說,當時裁判員制的時候因為很多人……日本人跟台灣人一樣很怕上法院,因為上法院你可能生命、財產、名譽都會被剝奪,所以呢裁判員制怎麼樣說服一般的人可以到法院來,然後來一起裁判呢?這個時候很多人不願意接受,日本就設了一個叫做上戶彩……日本當時的偶像明星從十幾歲到七十幾歲的男人都非常喜歡的女星,設立了一個叫做「上戶彩裁判員專列車」,如果你想跟上戶彩見面的話,那你可以來坐這個列車,那這個列車裡面有很多法務省的人,充當車長在裡面解說裁判員制度,所以這個時候就把裁判員制度很輕鬆的宣傳出去。

所以本組有一個積極的建議,我講的好緊張,可不可以多給我一點時間?教育是百年大計,你們給我五分鐘,一百年。呼,喘口氣。好,所以我們積極的建議就是說可不可以「建構活潑生活的法學教材?」像這麼活潑的。接下來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想建議的是多參考日本很活潑的一些用漫畫、用偶像人物的一些教材。

接下來建議「製作法學教學APP」,現在已經進入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時候了,我昨天才寫了一篇「無人機去巡田園」,那已經這巡田園可以透過這個巡田園照下來的照相,可以做成大數據,那這個大數據可以做成什麼時候收成、什麼時候播種是最好的時間的大數據分析,已經進入這樣的時代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製作一些遊戲APP,這樣子的遊戲,大家比較有興趣來看。

接下來,建議就是能夠「架設法治學相關的互動網站」,我提供的這兩個網站,各位可以上網去看看,都是非常有趣的,有問有答。

好接下來就是建議,各位我用紅字特別標明了—專業人士協助製作的法律相關戲劇節目,你看,美國有「波士頓法律風雲」,然後韓國也有、日本也有。為什麼一定要專業人士協助呢?因為,當然戲劇人人愛看、偶像人人喜歡,可是現在呢如果今天這個劇很紅的話,那麼也是值得開心,但是也值得擔心,萬一他的法源來源不正確,那麼散播出去是非常可怕的。

好,第五個就是與時俱進,因為時代隨時、一直在改變,社會的進步永遠比我們的想像還要快,所以我積極的建議應該隨時舉辦比賽或是徵選找出更多隨時更新、與時俱進的法律教學。這樣子的話,我覺得會符合時代的需要,真的時代的改變比我們任何一個人在座的人想像都還要快。

好,那當然回頭來我要做一個總結,加強公民法律教育改革的理想目標與樣貌,各位我真的非常的希望—所有的公民都能夠知法而守法,那當然執法的各位官員們,我希望你們能夠守法而執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