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好,其實剛剛那個副廳長其實在他的那個PPT檔案裡面,他其實已經提出他的Solution了,他其實已經有了,加上剛剛謝明珠委員提,他其實已經有具體的構想跟idea了,裡面也包括他必須擴大各級跟司法院跟行政單位的協調跟參與,所以我覺得是不是其實可以去信任跟follow,現在我還不知道說副廳長在「加強公民教育」這個議題上面你的權責喔,如果假設你都已經提出Solution了,如果假設這個Solution不是你個人,而是整個司法院裡面已經有具體的方案來去加強公民教育。那去把這樣子的一個你提出來的Solution具體的落實並參考謝委員提供給你的資料,其實就已經可以了。因為我很怕我們再給他一個叫做……他們有很多跨部會的會議,可是這會不會光把部會的人找過來,然後大家有共識可能一年半就已經過了。

所以我覺得他其實是怎麼去落實,那至少我們這一次支持我們的司法單位把這件事情當作是一個很重要的,然後謝委員其實也提供了一些參考意見,我覺得就……即使沒有成立那個跨部會,其實早就可以開始落實、可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