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是,首先回答賴委員的問題,那提到這個落實社區調解的部分,那當然現在誠如主席剛剛都有提到,目前我們沒有所謂民間調解的機制,但是我們現在是在各鄉鎮市區公所設調解委員會,所以那個等於是基層度也算是比較有基層的,這個如果說是這樣可以達到所謂社區的概念的話,應該有相當程度的這樣的作用,那麼至於鄉鎮調解委員的退場的機制,那我們調解條例的規定,法律的規定是說他有具備一些消極事由,比如說犯罪啦,這個精神這個受監護宣告、精神狀況不佳等等,這個要應予解聘。

再來第二個是全年出席的這個次數,過低,低於這個三分之一以上,那這個也要是這個做退場的這個機制,這是應予解聘,另外有得解聘,就是說看個案情形比如說也回應到你剛剛提到的,被申訴態度不佳啦,或者說這個服務的這個熱心度不足等等,那這個也會可以鄉鎮公所有權力可以做得解聘,那這個是退場機制的部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