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個就是要看這是什麼樣子的案子。如果說它是一個告訴乃論的案子,那當然透過調解,雙方當事人已經和解了,願意撤回告訴,那我們也是⋯⋯這個訴罪條件就不在。那如果說這個是一個公訴的案子,比方說業務過失致死、業務過失傷害,那還是要回歸到這個個案本身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