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是我問題的部分,一部份,因為如果所有的醫病問題,醫生來講只要一發生醫療的糾紛,他馬上面臨的就是刑事訴訟。那對醫生來講,這是不是一個好的社會政策?這是我要問的問題,那剛剛講到⋯⋯其實我非常高興聽到說把業務過失的業務這個部分變成是量刑的參考,而不是變成一種犯罪類型。

其實我真的要問的問題是,就拿業務過失來說,業務過失傷害、業務過失致死來說,要不要把它變成告訴乃論?因為如果變成告訴乃論,事實上它還是比較傾向於是可以調解、和解的問題,因為你是公訴罪的話,其實和解、調解⋯⋯那就是以刑逼民的基本方法,而且民逼完之後還可以繼續刑。這不會結束、不會解決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