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可以特別提出來請法務部研究?因為這裡面牽涉到⋯⋯我剛剛為什麼要問仲裁這個問題?其實是剛剛蔡元仕委員問到的,另外一個關鍵是附帶民事訴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是可以免繳裁判費。所以想要省裁判費的民眾,他不告刑事,他也要去告刑事。所以如果不要除罪化,如果不要改過失犯,如果都不要改,要不要把附帶民事免付裁判費這件事情拿掉?這是法務部另外一個要考慮的機制,就是說阻擋我們社會以刑逼民的一般趨勢,在醫療糾紛裡面,特別明顯的以刑逼民的趨勢,讓法務⋯⋯讓檢察官那麼累的道理是機制在這裡。

那我剛才問仲裁的那個問題是在於,如果當事人之間有仲裁條款,他就不可能去提民事而必須要仲裁。其實以刑逼民的誘因也會降低,這是我問這個問題的原因。其實我們真的要解決這個問題一定要對症下藥,到底要下什麼藥?不是說一個藥就是說,這個是特效藥,要治很多病,所以我們要把它研究,這個部分法務部可不可以專案做一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