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因為已經佔了很多時間,我只是真的⋯⋯是不是可以請法務部也轉告衛福部,因為今天請衛福部過來,結果衛福部不來。請法務部代來,法務部來了以後說衛福部的事情我們不能代表發言。

我想特別說一件事情,我們真的要考慮一件事情,我們的國家是不是打算所有的,讓我們的醫療糾紛、醫病關係,一上來幾乎九成九以上都用刑事訴訟處理,我講的刑事訴訟是進到告訴、進到檢察官那邊就是刑事訴訟,廣義地。我們的政策是不是要這樣,我們是不是要採這樣的醫療⋯⋯醫病關係政策?這是一個很需要嚴肅討論的問題,就是說這正是我們現在醫界碰到的問題,我不是在幫醫生說話,我是在說我們的整體政策是不是要這樣去做這件事?政府其實責無旁貸。剛剛,對,陳委員。